位置: 主页 > 澳门凯旋门 >

滨海银行股东关联方贷款余额37亿 一级资本充足率8.55%触及监管红线

时间:70-01-01 08:00 来源:

长江商报消息□本报记者沈右荣 实习生万少清

不良率2.29%,净利润5.04亿,同比下降41.73%。在银行业全面预喜之时,天津滨海新区的滨海农村商业银行(简称滨海银行)却陷入经营困境。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17年,滨海银行交出了一份经营颇为惨淡的成绩单。该行收入主要来源的利息净收入同比下降45.28%,投资收益“腰斩”,从而导致当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双降幅超过40%。

去年,渤海钢铁、侨兴集团债务危机爆发,滨海银行深陷其中,曾被罚款1.6亿元。而这些也直接导致了滨海银行多个监管指标亮起红灯。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该行不良贷款率达2.29%,远超行业1.74%的平均值。一级资本充足率8.55%,仅比8.50%的监管底线高出0.05个百分点。此外,该行的核心负债依存度也仅高于监管指标0.09个百分点。

业绩不佳,滨海银行股东的日子似乎也不太好过。该行第一大股东天房集团因债务重重而遭到评级下调,另一重要股东海航集团也债务沉重,所持旗下多家公司股权超九成质押。

与此同时,该行关联交易频繁。截至去年底,关联贷款余额37.17亿元,占期末贷款及垫款余额730.65亿元的5.09%。

逆行业大势,营收净利双降逾四成

高度依赖利差及投资收益的滨海银行在银行业整体上升之际陷入经营困境。

根据A股26家银行2017年年报,银行业业绩整体回暖,上市银行净利润同比增长4.46%,连续两年净利润增速提升。而净利润增速改善最为明显的是农商行,扭转业绩负增长,增势强劲。

与行业大势绝然相反,滨海银行迎来了经营业绩大滑坡。

根据滨海银行官网披露的年报,截至2017年底,该行总资产1582.02亿元,同比增长10.21%,负债总额1463.62亿元,同比增长10.66%。去年,该行实现营业收入21.22亿元,较2016年的39.55亿元大幅下降46.34%。净利润5.04亿元,较上年度的8.65亿元下降了41.73%。

年报显示,滨海银行的营业收入依然依赖于传统的息差收入。去年,其净利息收入为20.36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95.94%,而这部分收入较2016年的37.21亿元下降了45.28%。这也是该行营业收入大幅下降的罪魁祸首。

此外,该行的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为1.79亿元,占营业收入的44%,去年的降幅也达到15.37%。

投资收益也曾是滨海银行重要的收入来源。2015年、2016年的年报数据显示,该行的投资收益分别为20.98亿元、32.13亿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32.69%、40.06%。2017年,投资收益降至-1731.11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为-0.82%。

对比近三年年报披露的投资收益发现,2017年,该行对投资收益的计算口径有所调整。调整后,2016年的投资收益为1993.98万元。

滨海银行盈利能力大幅下滑,除了与营业收入、投资收益剧降密切相关外,其资产减值损失也吞噬了不少利润。

2017年末,该行累计计提各项资产减值损失准备37.39亿元,同比增加2.15亿元,增幅为6.10%。其中,贷款损失准备29.61亿元,其他资产减值损失7.78亿元。

盈利能力不足,滨海银行开始进行自我定位的调整。资料显示,天津银监局、天津滨海银监分局等在去年7月、今年1月曾一次性批复多家滨海银行相关支行、分理处终止营业。

核心负债依存度触及监管红线

随着经营业绩急剧退步,滨海银行的系列监管指标触及红线。

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滨海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为16.77亿元,不良贷款率为2.29%,虽然比年初2.35%下降了0.06个百分点,但依然处于高位,且远高于2017年中国银行业不良贷款率1.74%的整体水平。

不仅如此,滨海银行的不良率似乎还有攀升趋势。去年其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比例由2016年底的62.19%升至81.74%、处置不良贷款占新增不良贷款比例由年初的29.38%升至41.14%,均大幅度上升。

公开信息显示,2015年,滨海银行通过资管计划向侨兴集团、侨兴电信提供融资,广发银行惠州分行承诺兜底。2016年底,萝卜章事件爆发,120亿债务违约。滨海银行因“同业业务违规接受第三方金融机构信用担保”被罚1.6亿。

不良贷款率高企,而拨备覆盖率偏低,表明高峰时抵御风险能力不足。截至去年底,该行的拨备覆盖率为176.57%,较年初的184.48%下降了7.91个百分点。

除了不良贷款承压,滨海银行还急需补充资本金。

2015年至2017年底,滨海银行的资本充足率12.49%、12.90%、13.54%,呈上升趋势。但是,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断下降。同期,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9.93%、9.14%、8.55%,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9.93%、9.14%、8.55%。

按照《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要求,2018年底,系统重要性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8.50%,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9.50%,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1.50%。非系统重要性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最低要求分别为7.5%、8.5%和10.5%。

以此标准,滨海银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仅比监管指标高于0.05个百分点,已经触及监管红线。

另外,滨海银行经营稳健性临考。作为衡量商业银行经营稳健性指标,核心负债依存度主要反映银行资金来源的稳定性。2017年,滨海银行的核心负债依存度为60.09%,比上年度下降了1.78个百分点,距离60%的监管标准仅高出0.09个百分点。

股东日子难过,5家公司质押16.14%股份

滨海银行与股东关联方的频繁交易备受市场关注。

截至去年底,滨海银行有11名股东,天房集团持股比为9.93%,与天津滨海新区建设投资集团、天津临港投资控股、天津恒达伟业投资、天津航空并列为第一大股东。前三者系天津国资下属企业,天津航空实控人为海航集团,天津恒大伟业投资实控人为孙春夫。

根据年报披露,该行的关联方多达上百家,因而关联交易频繁。2017年,该行向关联方发放的贷款收取的利息为1.89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9.28%,上一年度为1.09亿元。吸收关联方存款支付的利息为639.50万元。截至去年底,关联贷款余额为37.17亿元,较上年底24.69亿元增加了12.48亿元。此外,吸收关联方存款余额为7.71亿元,关联方的银行承兑汇票5.16亿元,存入保证金1亿元。

梳理关联交易情况发现,天房集团和天津航空的关联贷款余额较大。截至去年底,天房集团及其控制的7家公司贷款余额为16.6亿元。天津航空及其关联企业天航控股贷款余额为12.6亿元,其中天航控股的贷款余额为10.8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天房集团及海航集团债务均较沉重。今年5月,天房集团曾爆发债务违约风波,中信信托曾公告称,天房集团2亿元本金及利息可能违约。幸运的是,后来贷款顺利按时偿还。另一家股东海航集团的流动性也很紧张,其所持旗下A股公司股权超九成处于质押质押状态。

截至去年底,滨海银行有5家股东进行了股权质押,合计质押16.14%股份,其中天房集团、天津航空股权质押比为69.93%、48.95%。

值得关注的是滨海银行的第一大贷款客户天津钢铁集团,截至去年底,其贷款余额为13.04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天津渤海钢铁财务危机爆发,其涉金融债务共计1920亿元,债权方包括105家金融机构,滨海银行是其最大的债权行之一。

渤海钢铁是在天津钢管集团、天津钢铁集团等四家国有钢铁企业组建而成。年报显示,原渤海钢铁集团旗下天津钢铁集团、天津冶金轧一钢铁集团、天津冶金集团轧一制钢公司位列滨海银行前海十大贷款户前列,截至去年底,滨海银行向这几家股东关联方发放的贷款余额为32.18亿元。

上周,针对上述问题,长江商报记者向滨海银行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仍未获得具体回复。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