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凯旋门线上娱乐 >

那些年 我们在部队看过的雪_情感频道_东方头条

时间:70-01-01 08:00 来源:

听说北京要下雪了。在外省漂泊多年,见惯雪天的我还是像孩子一样兴奋。记得第一次看雪是在上海,那时候我才大一,刚刚离乡求学。一场很小很小的雪,却把我们几个广东福建的孩子激动得忘乎所以,外衣都没来得及披上就从楼里跑出去,一路大呼小叫。楼上几个东北的同学看着我们这副德性,真是哭笑不得。那场小雪,让我第一次真切地意识到,自己此时身处他乡,也开始真正有了故乡与异乡的概念。

看到真正的大雪,是我本科毕业、到合肥指挥学院培训的那年冬天。北方的雪,才是真正的雪。一片片雪花簌簌往下落,不一会儿,天地一片银装素裹,白茫茫得直刺人眼。我背起相机到处一阵乱拍,像在雪地上撒野的孩子。雪很快积起来了,厚厚的,踩在上面有“嘎吱嘎吱”的声响,很好听。不知道谁在角落里堆了个雪人,人散尽,操场里就剩我和这位被“遗忘”的雪人。茫茫天地间,突然感觉到有些苍凉与孤独。回到宿舍,推开窗,发现积雪的篮

印象最深的一场雪,是在彭莫山。桂、湘、黔交界处的彭莫山,每年都会下大雪。山里的雪,轻盈缥缈,让寂静的山林愈加沉默。记得那一次,我从排点坐班车回队部,破旧的车子在颠簸的山路上缓慢行走,窗外突然飘起了雪花,纷纷扬扬。浪漫,奇妙,梦幻,整个世界没入一种无声无息的节奏中,仿佛穿梭在云端一样,即便车厢里尽是赶集的侗族老百姓,正大声说着我听不懂的侗语。我痴痴地看着窗外,思绪万千,乡亲们看我穿着军装,突然问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